春天来了,看那个窈窕淑女!

:1 of 3

春天来了,看那个窈窕淑女!

米熊
三生

爱艺术,会生活!本公众号由“上海广播电视台艺术人文发展基金会”发起,可以群聊艺术、免费索票、与大师对话。Let's live with Arts!

奥斯卡结束一周了,想来说说曾经一部唱着歌跳着舞就得到最佳影片奖的电影——1964年由奥黛丽·赫本饰演的音乐剧电影《窈窕淑女》(My Fair Lady,当年获得十三项奥斯卡提名,最终誉揽八座小金人。改编自一部令朱丽·安德鲁斯一举成名后进入《音乐之声》的同名音乐剧。


为什么突然说到它,因为这部获得过六座托尼奖,被《纽约时报》誉为“最完美的音乐剧”的《窈窕淑女》4月起将在国内上演。这部风靡全球六十年的百老汇原版音乐剧,首度造访此次巡演的全部演职人员与舞美道具均来自美国,与近年在美国、英国、新加坡等地的巡演保持一致。服装精致、场景逼真,无论是世俗的街头风貌还是上流社会的纸醉金迷,都将在舞台上原汁原味地呈现。继音乐剧《剧院魅影》、《猫》等原版制作相继引进中国,国内观众又有机会在家门口欣赏世界一流的音乐剧作品啦!



奥黛丽·赫本(左)与朱丽·安德鲁斯(右)两位女神

分别为《窈窕淑女》的电影与音乐剧的女主角

电影和音乐剧《窈窕淑女》(My Fair Lady)均改编自萧伯纳的戏剧作品《皮格马利翁》(Pygmalion,又译作《卖花女》)。皮格马利翁是希腊神话中塞浦路斯的国王,他爱上了自己雕刻的一尊少女雕像。美神阿弗洛狄特后来赐予这座雕像生命让皮格马利翁得偿所愿。后人就把由期望而产生实际效果的现象叫做皮格马利翁效应。

故事特别简单:伦敦的一位语言学教授希金斯(Higgins)与人打赌在几个月之内把一个举止言谈粗俗的街头卖花女伊丽莎(Eliza)改造成口音完美、仪态万方的淑女,最后还与自己亲手教养出的“窈窕淑女”坠入爱河。

但其实,按照萧伯纳的原著设想,他写这个剧本,原本是为了对当时所谓上流社会精英们的讽刺。男主角希金斯教授的收入来源于教导新晋中产阶级习得上流社会的口音。而口音这个通过后天就可习得的社会符号,在萧伯纳看来并非是人与人之间真正的差异,否则怎么会有伊丽莎仅仅因为口音改变就从从下层阶级到上层阶级的跃升呢?


剧中的卖花女伊莉莎虽然出身平民,衣衫褴褛,举止言谈并不优雅,但依然生活开心,并且对自己有要求——为了能在商店柜台卖花,她主动来找希金斯教授口音。实际上因为萧伯纳的社会主义思想,整部剧中,劳动人民都生机勃勃,上流社会则死气沉沉。

Wouldn't it be lovely--My Fair Lady


深受易卜生影响的萧伯纳在原著中把伊莉莎塑造成了一个,在最后发现自己只是一个赌注后愤然出走的女性,而音乐剧和电影的两个结局中则都是以她重新回到教授身边作为收尾。两部剧中这段莫名的爱情究竟是朝夕相对而产生的?还是女友养成游戏中形成的呢?本来萧伯纳这个剧名含义也很深这大概只是好莱坞和百老汇基于商业角度考量后的一个结果吧,浪漫喜剧无论在哪个时代都能博人欢笑(嗯,台长就准备去现场欢乐一下了),况且我们还这么热切地希望银幕之下有真人上演傻白甜和霸道总裁的传奇。

可现实是,灰姑娘能嫁给王子是因为她本身就是贵族,只不过是没落的一支,后母的姐姐才是平民;Rose一辈子爱着Jack,是因为他们从未真正在一起过。甚至你有没有自然地觉得奥黛丽·赫本在后半段变美丝毫没有违和感?我想,她没有因此片得到奥斯卡,除了电影中的唱段都并非她本人原音,可能还有对伊丽莎前半段卖花女这个身份的诠释有所欠缺的原因吧。因为我们已经知道她原本就是一个旧式贵族小姐,她终属于她出身的那个上流社会,她毕生尊奉的也是这个阶层的法则。而伊丽莎呢,即便通过学习获得了晋身上流社会的钥匙,骨子里还是个平民女孩。只不过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她从中获得了一个知识分子的爱慕。


希金斯带伊丽莎去赛马场检验他的实验结果一幕中,伊丽莎兴奋之下明显玩脱了。言语奔放震惊四座,吓晕了旁边的贵妇人,被人轻易看出她并非出身高贵。


轻易改头换面有了一副如贵族般的好皮囊,不代表能轻易拥有如贵族般的社会资源。阶级是很难改变的,除非你有足够强大的内心,否则网上那篇《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就不会引起巨大的社会共鸣了。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学着接受这个比苦苦挣扎内心更重要。大概只有认清了这一点,才能学会看到自己的闪光点,并且去为之努力发扬,让其他人也看到你在发光。比如剧中有一首我特别喜欢的唱段,是一位因为卖花女的笑话被逗乐从而爱上伊丽莎的小伙子,拜托管家太太把信和花送给伊丽莎。当官家太太问他要不要进屋,痴汉小伙儿回答完全体现了英国绅士的礼貌和浪漫。他说:“不,谢谢,请把这束花给她。而我,只想在她住的这条街上喝一杯咖啡。”但是他并没有喝咖啡,只是在她家楼下带着澎湃的少男心唱了这首<On The Street Where You Live>



07年英剧Skins中的帅小伙儿Tony也一边撩妹一边唱了这首歌。Tony的扮演者是Nicholas Hoult,就是X战警中的Beast,也是今年奥斯卡中拿了6个技术奖的电影Mad Max 4:Fury Road中那个卖命傻狍子。(大概是因为春天到了,大妈心也有点荡漾~~)



Nicholas Hoult for Tom Ford

另外一个经典唱段<I Could Dance All Night>,我觉得用在婚礼上是极好的,不信看看美剧Glee中演唱的这个版本:


不是说任何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春天都来了,让我们跳舞到天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