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数、曾黎、俞飞鸿、袁泉主演一部《淑女的品格》,你会想看吗?

:1 of 3

陈数、曾黎、俞飞鸿、袁泉主演一部《淑女的品格》,你会想看吗?

张月寒
三联生活周刊

一本杂志和他倡导的生活。

很多看上去标榜“女性剧”的作品,还是氤氲着中国式自以为是直男气息。

最近,一则网友臆想脑洞版电视剧《淑女的品格》,呼声越来越强烈。一名微博网友构架了由四个女演员:陈数、曾黎、俞飞鸿、袁泉主演的一部电视剧《淑女的品格》,并为她们设想了各自的人物、故事线。后来,另一名热心网友为此配了像模像样的海报。这或许只是一个单纯的粉丝致敬举动,但突然间,被转发了开来。第一条文字创意微博被转发了3万多次,第二条配海报版微博被转发了5万多次。昨天,制作海报的网友又剪出一个由四人“主演”的视频,观看量已经5万次了。


这则新闻好玩的同时也透露出一丝无奈,一丝长期的恨铁不成钢意味:

究竟我们产业中的“上游”们,是否真的在审美和价值观上,已经够不上广大观众的意趣,导致如今一部又一部的女性剧,让人不想浪费生命地去看?

古装女性剧中,我们受够了一名美貌女子先是拥有极好的出生条件,然后落难,然后一步步复仇、收获爱情、达到自己人生巅峰的故事。现代剧中,我们受够了女主在职场上一点都不专业还能保住饭碗,明明收入不高还能住上很精美公寓这一明显与现实脱节的设置。牵涉到具体的专业性内容,无论是商战、职场,还是历史,没有一点细节性的雕琢,没有女主究竟是怎样从自身专业角度取得成功的刻画。反而在重大关头,永远是一个男人的牺牲或帮助,让其化险为夷。

比如《芈月传》,让人很难相信一个最终当了一国太后的人,会一直那么天真,“保持善良”。全剧一直避免说她的“心计”,始终强调她不想争。但一个一点心机也没有的女人,会成为一国太后并且还成功治理一个国家?

《芈月传》剧照

再比如《那年花开月正圆》,周莹好几次涉险,也多是靠一个爱慕男子的施救。从沉塘被沈星移救、绑架被赵白石救、土布卖不出去被图尔丹帮助……试想,如果现实生活中没有这么多男人喜欢你,该怎么办,一个女人就无法成功了吗?

《那年花开月正圆》剧照

这样的女性剧对于年轻观众的影响是不健康的:似乎作为一个女孩,在这世界上想要成功,必须首先有很多人喜欢。否则无论你从事何种领域,都没有办法靠自己的专业而不是外表,取得成功?

然而这其间当然还有另外一层真相。之前一个国内比较知名的编剧对我说,为什么现在很多编剧还是写不了自己想写的东西?因为资本的意见太多,提意见的人太多。“你的故事已不再是你的故事。”

就算再有创意的灵魂也会在脑满肥肠的无限拖累中,变成一个不伦不类的脂肪肝。

国内外编剧体制之不同,美剧《谷中十日》或可窥知一二。这部剧本身是一般般的,但如果想大概了解一下西方编剧的工作流程、在行业中的地位,它是一个直观的例子。

于是这一切导致了我们在屏幕上看到的是这些剧。这是一个笼统+长期无法改变的社会审美和价值观的过程,它源远流长,要改变则是愚公移山。

脑洞版《淑女的品格》,其实诉说了一种心酸:

如今,我们在美剧英剧日剧中,或许都可以间或找到自身的触动,但为什么不能在自身语言文化体系所营造的作品中,找到这种当代的、有关性别努力的共鸣呢?为什么我们的女性剧,总是教导一个女人要无限地“俗”下去、“找到归宿才是人生幸福”。

没有“归宿”不可以很精彩地活着吗?

这一点,虽然《我的前半生》中贺涵教导罗子君的那种情节导向,我无法赞同,但它的结局,却有点进步的意味了。失婚女性罗子君、职场女强人唐晶,也终究没有为她们各自配一个伴侣。这方是国产女性剧的进步了。

《我的前半生》剧照

很多时候,我们在这个社会觉得焦灼、被动。那是因为你无力。于是这时,一种强大的女性剧会让你觉得自身充盈、帅气,拥有让人渴羡的动力。很多女生或许不愿承认但《甄嬛传》确实是她电脑中无限循环的剧。谁不想32岁就当太后然后斗赢一切女人呢。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居然会如此喜欢一个几百年前封建时代女性的成功之路,这某种程度上是不是也反映了这个社会的悲哀。

《甄嬛传》

成功的女性角色刻画,最近电影《伯德小姐》或可作为借鉴。但往更早远说,Lady Bird身上还是有包法利夫人的影子。不能绽放,是伯德小姐生命里最大的不甘。她讨厌庸常生活之无聊,愤恨于自己的平庸,想改变世界。伯德小姐那通体的欲望其实和包法利夫人是一致的。那种想要的一切于现实中不可得之无力感,那种打死也不认命的任性。她表层之下更深刻的现实是:一个女人,任何女人,是否能拥有野心?还是你已经到了一个诉说任何雄心壮志听者都会在心里轻笑你的人生阶段。

《伯德小姐》剧照

很多人不再相信你的梦想了。因为你老了。或是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是平庸。

从某种侧面看过去,脑洞版《淑女的品格》提到的四个女星,本身也有着某种熨贴气质。陈数我私以为是真的很有张爱玲小说女主角味道。前段时间《和平饭店》,雷佳音圈粉好多(确实很搞笑),我直接一直折服于陈数的美。她的成名作《铁梨花》,其实就是一部“大女主”剧,但《铁梨花》中刻画的女性形象,比现在很多自网文改编过来的所谓女性剧,还是要好得多。

《铁梨花》剧照

陈数主演《铁梨花》时33岁,《铁梨花》剧中女主角出场年龄的设定,也不小了。这部剧后陈数又主演了张爱玲原著改编的《倾城之恋》,同样是“不那么年轻”的女主角。这其实也是如今脑洞剧爆红之下,透露出的现实:观众需要多样化、各个年龄段的女性形象,因为任何人,都不可能永远年轻。

张爱玲那个时代,她先作为小说家后作为编剧,就已经有对设置女主年龄的困惑了。她后来在一篇文章中解释,《倾城之恋》中的白流苏,她原来最初的设想是三十几岁,但后来考虑到受众之种种,还是改成了28岁。

《倾城之恋》剧照

我国社会长久的、对女性年龄挑剔之思想之传统,到今天仍没有多少改变。现在种种直男思想为什么招人怨?是因为他们根本意识不到现在的中国社会,女性背后的种种努力。永远每个女人额头,在他们看来是必须要挂着一个数字的。否则他们狭隘的想象力就没有安全感,卑微的自尊心就没有掌控力。

脑洞版另一女主角曾黎是最近电视剧《老男孩》中半集就死的角色。为什么主创们费尽心力塑造的主角刘烨、林依晨线,都没有这个只出场半集的人物来得好感度高?这恐怕是值得反思的吧。

《老男孩》剧照

曾黎其实也是代表了一部分人青春回忆的人。她曾在一部都市剧中演一个叫“颜如玉”的女性角色:历史系,去上海当导游,年轻美貌,目标是毫不犹豫的“吊金龟婿”。当年此种女性形象在国产剧中已经是很先锋的了,所以在如今《老男孩》的弹幕中,还是有人提这个角色、这部剧。由此可见,任何一个只要是花了点心力塑造出的不单一女性形象的努力,观众都会记住并发自内心的喜爱。

任何时代的女性,都在不断努力,都在不断获得自身想要的生活。但大多数人,还是在一种棱镜中窥视。窥视那些平行滑过你的、你似乎可以拥有的生活。但在这不断的窥视中,一切失去了。于是一个成功的、让人引起共鸣的女性形象,她的魅力正在于此。因为她让你看到了自身“平行滑过”的无数生活。

我们一次又一次为文艺作品中超脱现实的女性形象所惊艳;于是一次又一次,过度平庸的国产女性剧,才让人恨铁不成钢地蔑视。

(图片来自网络)


大家都在看这些??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以下封面图

一键下单新刊「最美的数学」

▼点击阅读原文,今日生活市集发现更多好物。

相关文章